工信部表示攜号轉網推廣技術方案确定全國“攜号轉網”進入倒計時

來源:2019-07-29 查看數0

攜号轉網是今年通信行業受到高度關注的一項民心工程。7月23日,工信部對外透露,全國攜号轉網推廣技術方案确定,網絡系統建設改造、網間聯調聯測及服務提供等工作統籌推進。目前,試點區域已有230萬用戶攜号轉網。這意味着在距離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所要求的11月底前在全國實行攜号轉網僅剩約4個月時間之際,攜号轉網全國普及已進入倒計時。

“攜号轉網”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将公布

23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工信部相關人士表示,全國攜号轉網推廣技術方案已确定,網絡系統建設改造、網間聯調聯測及服務提供等工作正統籌推進。

今年11月底前,全國要全面實施攜号轉網,工信部介紹,目前天津、海南、江西、湖北、雲南5個試點省市已有230萬用戶“攜号轉網”,不過,在全國推廣,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據悉,而去年的5個試點省市,僅有47萬用戶參與。

整體來說,中國電信最受攜号轉網用戶追捧。據報道,5月電信攜号轉網淨轉入55999戶,移動最受傷,淨轉出38797戶,聯通淨轉出17202戶 ,不難分析出中國電信是最大赢家。

工信部談及攜号轉網必要性時表示,長期以來,移動電話号碼是各個通信公司為用戶提供服務的重要标記,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号碼,例如移動有139,聯通有186,電信有189等。随着移動通信技術升級,以及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手機号碼已經不僅僅是通信用戶标識,而且廣泛運用在各行各業的互聯網當中,成為網絡運行空間的“身份證”。用戶更換手機号碼不僅需要很高的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還可能引發财産及安全風險。“攜号轉網”就可以來化解這些矛盾,用戶可以在号碼不變的情況下,選擇為其提供服務的運營商。值得注意的是,工信部相關人士用“攀爬珠穆朗瑪峰”來比喻攜号轉網工作的挑戰。“我國有接近16億移動用戶,對16億移動用戶的運營系統進行更新,如此大規模的工程,從世界角度來看是前所未有的,就好比爬香山和爬珠穆朗瑪峰之比。”

據介紹,為了做好這個系統性工程,工信部未來将在四個方面着力:一是在全國系統建設改造完成後,組織開展全國聯調聯測工作,确保系統運行符合規範要求;二是目前已經起草完成了“攜号轉網”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明确“攜号轉網”的服務辦理條件、業務流程、服務規範等内容,近期将會按程序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三是将共同推進銀行、保險、證券以及互聯網企業等第三方平台進行同步改造,确保用戶“攜号轉網”後的業務體驗;四是組織開展監督檢查确保市場環境平穩有序。

互聯網、金融服務同步“自由轉”是挑戰

按照攜号轉網的時間表安排,現在所剩時間已經不多。據介紹,攜号轉網涉及面廣、複雜程度高。不僅運營商需要改造網絡、IT系統、業務平台和用戶數據庫,運營商之間的聯調聯測,更涉及互聯網公司相關服務的同步實現。

“攜号轉網在技術上并沒有太大難度,已有方案,真正實施的配套問題才是要克服的挑戰。”運營商内部人士表示。

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雲勇23日對外透露,在試點過程中發現了很多非技術性問題,比如運營商之間的結算,如何建立可實現全網數據同步的第三方集中數據庫系統等,需要推動行業甚至包括互聯網公司同步實現。另外,有些嚴重影響用戶感知的問題需要解決,如短信驗證碼無法正常接收、用戶無法通過第三方平台正常繳費等問題。

6月初,中國移動發布了《中國移動2019年攜号轉網項目設備集中采購——單一來源采購信息公告》,其中,華為、中興、諾基亞、愛立信等多家公司中标;中國移動在這份公告中指出,本次集中采購将改造290套現網HSS/HLR,改造197套現網短信中心,改造150套現網短信網關,改造51套現網彩信中心,改造329套VPMN SCP,改造4套廣東關口局融合MGCF,建設55套NP MSC和52套NP HSS/HLR。如此多的改造細項,也可見到攜号轉網工作之複雜。

記者了解到,我國約有450萬移動應用APP,其中有相當多的應用都采用了手機号進行認證,這就要求不僅号碼轉,第三方服務也要跟着轉。目前,很多行業短信和第三方服務已能夠實現攜轉,但确實還有相當數量的第三方APP跟不上。

業内人士表示,進入5G時代,攜号轉網将讓優秀的運營商更加優秀,弱勢運營商與行業領先者競争差距加大,面臨可持續發展的難題,從而導緻基層無法貫穿于企業長遠發展,加劇在網用戶流失。

總之,攜号轉網的到來,将使5G時代初期的競争會比4G時代初期競争更為激烈,如果運營商不在5G上做好充分準備,會有更多的用戶轉投其他運營商,因為用戶沒有了束縛。可以說,5G之初運營商會迎來攜号轉網帶來的第一場大考。

會改變移動用戶  争奪的格局嗎?

三大運營商上半年用戶增長成績單顯現,截至今年6月底,中國移動的移動用戶總數達9.35億,領跑三大運營商,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緊随其後,分别有3.24億和3.23億。而在4G方面,截至今年6月底,中國移動4G用戶總數達7.34億;中國電信次之,為2.66億;中國聯通相對最少,為2.39億戶。

如果聚焦增長,在4G用戶上,可以說今年前6個月是三家運營商自公布4G用戶數據以來,接近曆史同期淨增長最少的時期。可以說,在總體上,4G用戶的增長已經觸碰到天花闆。

不過,具體到各個運營商之間的增長競争版圖,今年上半年則出現了一些新變化。盡管在總用戶數方面,中國移動持續領跑,但是今年前6個月累計淨增用戶數方面卻是中國電信領先,其移動用戶和4G用戶半年累計淨增數分别是2048萬和2371萬;中國移動次之,中國聯通最少。

随着11月底前攜号轉網在全國鋪開,今年年底,移動用戶數在三大運營商之間的增減,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按照此前業内普遍分析,中國移動在移動用戶數上規模最大,但由于整體套餐資費價格也最貴,所以很可能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

不過,記者在社交平台注意到,部分網友指出,今年上半年,運營商已經推出一些優惠甚至用上規定套餐使用期限的伎倆,來“圈”住老用戶,更有網友擔心,到時候攜号轉網實行,運營商企業在實際操作中會不會設置門檻。

對此,工信部此前印發的《關于2019年信息通信行業行風建設暨糾風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深化攜号轉網業務規範辦理,不得擅自增設辦理條件、人為設置障礙,不得利用攜号轉網實施惡性競争行為。

攜号轉網無疑是今年我國移動通信領域的一個重要事件,不過它的影響力其實已經超脫了用戶自主選擇運營商服務的範疇;某種程度上,這一服務是為了方便我國用戶在移動互聯網生态下實現以手機号碼為載體的數字身份确認——正如工信部所言,手機号碼已經成為網絡運行空間的“身份證”。另外,攜号轉網的實現,也将會意味着我國在這一事項上跟上國際上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步伐。

事實上, 攜号轉網的壓力使得三大運營商不得不拿出渾身解數來挽留有出走意向的用戶,也要拿出更好的服務吸引其他運營商的用戶轉網,并且一旦全面攜号轉網開始以後,這種互相良性競争的局面将持續下去。

23日,工信部也已明确,将會把市場監督作為攜号轉網實施的重點工作。所以,讓我們拭目以待。

0